巴扎嘿

脑洞

看到一个贱虫梗,然后衍生了一个脑洞。

贱虫一起去打坏人,贱贱从四次元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又一个小蜘蛛的玩偶,手办,等身抱枕,tsum。

并且表示要萌死反派,说完自己先流尽鼻血而死。

小蜘蛛和反派一脸黑线。

反派:……你队友……他是不是……(☞贱贱)

小蜘蛛:不不不不不,我不认识他!!!(捂屁股)

反派:←_←

抢红包

吃完年夜饭,红毛收拾了餐具回来。

贺天:你要不要看春晚?

红毛一脸“你是不是傻”的表情看着贺天。

贺天:……

贺天:那你要不要看美剧?

红毛喜欢看美剧,但是他英语不好又不耐烦看字幕,所以贺天就给他做同声翻译。这个时候的红毛难得的乖顺,他愿意让贺天搂着他,甚至有一次让他坐在贺天的腿上,他都同意了。他坐在贺天的大腿上,看到激动的地方拍案叫好,身子扭来扭去,蹭来蹭去,贺天也是“备受煎熬”。

“单刀直入”是挺好的,但是两个人恋爱,需要的不仅仅是嘿嘿嘿,贺天很享受能跟红毛温和的待在一起的时刻。特别是红毛这种一撩就炸的恋人。

红毛:我今天不想看。

贺天:那你想干什么?

红毛:……我没什么想做的,怎么了?

贺天心思立马活络,今天是贺红二人第一次一起过年,值得纪念,虽然贺天还是那么点儿小心思,但是也要和风细雨的跟红毛来一场。本来贺天还打算弄个烛光晚餐玫瑰花什么的,可是晚餐是红毛做的,送玫瑰说不定还要挨骂,其他的贺天也不太懂,懂也懒得弄,都是大老爷们儿不整那些虚的。以前那些♥♥都是半强迫的,这值得纪念的日子可要“两情相悦”!现在红毛说今晚没有计划,那就按贺天的计划来了,贺天怎么能不开心!

贺天刚想说点儿什么,红毛就已经拿出手机开始玩了。贺天眼睁睁的看着红毛玩手机。

撩,不理。

再撩,还不理。

红毛在抢红包。

摇~

咻——

贺天:抢红包这么好玩?你都玩了一个多小时了。

红毛:嗯,你要不要一起来玩!

贺天:我不玩,你也不要玩。

红毛:——╮(╯_╰)╭ so ?

贺天:……好吧,我也玩。

大变态给你发了个红包
点击领取

你已领取大变态的红包
金额52013.14元。

红毛:为什么是52013.14,不是5201314。

贺天:……我穷!

红毛:你不是说过不缺钱吗?

牵牵牵手【段子】

突然想起来之前有个太太写的展正希妹妹要跟红毛牵手的场景。
本来要跟太太要个授权的,可是最近看的贺红文有点儿多没找到。如果哪位知道拜托告诉我。

展小妹提出要跟红毛拉手,展正希第一个表示不满,见一倒是没有什么意见。红毛有点儿懵逼,贺天的表情值得玩味。

展小妹多风风火火的女子啊,话不多说就要跟红毛牵手。展正希多了解他妹啊,展小妹一伸手他就知道她要干什么。所以他在妹妹出手前出手,他一只手牵着妹妹,一只手拽着红毛。

见一炸了,忍不了了!他冲上去拍开红毛,自己抱住展希希,挂在人身上蹭蹭蹭。展小妹见不得他这个样子,两人就吵起来。姑嫂闹矛盾,展正希夹在中间。

红毛一脸日狗,还没搞明白自己在这出家庭矛盾中扮演什么角色。

然后手就被贺天拉住了,贺天:“别伤心,哥的手借给你牵。”红毛:“谁他妈的伤心了。”一脸别扭却没有甩开贺天的手。

等展小妹被见一吵败,才发现屋里一对一对的,只有自己形单影只。

展小妹一怒之下上论坛狂骂这四个混蛋。

后来展小妹开始写贺红文,画漫画。

后来展小妹成了职业漫画家,她说她的职业生涯起源于一次牵牵牵手。

贺红梗三 娱乐圈paro 黑粉


这世上有一种邪物叫做黑粉。黑粉的种类有很多,无脑黑、跟风黑、为了博关注上位黑、闲的蛋疼黑,各种黑,还有一种叫做真爱黑的!

这种真爱黑也是蛮拼的,他知道明星的每一个动态,他关注明星比真爱粉还多。

就拿当红小生贺天来说吧!

贺天在一部青春偶像剧里饰演霸道总裁男二,凭借帅气的脸蛋、犀利的眼神,时而喷洒着毒液吐槽,时而男友力upupup,当然还有那句“男主是女主的,男二是我们大家的”一炮而红。

之后就在各大影视剧里客串,与很多老戏骨对手戏也毫不逊色,私生活干净。就是这样一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,他就有一个忠诚的黑粉。

黑粉微博名“今天的贺天依旧是个混蛋”

就是这个黑粉居然还加了V,微博认证“演员贺天的黑粉”

场景:
贺天发微博:晚安,好梦!

今天的贺天依旧是个混蛋在第二天早上转发:好梦你大爷,昨晚劳资整晚都没睡好觉,都他妈的怪你!

下面一大群人嗷嗷叫着好萌好萌,炸毛受好可爱,贺总攻快疼他什么的。
所以说小红毛昨晚怎么了,我们完全都不知道,@贺天 你知不知道?[正直脸]
为什么贺天昨晚发的微博你今天早上转发,昨晚贺男神怎么欺负你,你这一大早就这么大火♂气啊

说起小红毛这个称呼还是有来由的,贺天在一部剧里的发型有点儿犀利,今天的贺天依旧是个混蛋发了一张照片吐槽贺天狗屎一样的发型。贺天回他:你个小红毛有什么资格说我?嗯~

这位小红毛总是有贺天的一手消息,虽然都是以骂贺天的方式发出来,还是吸引了一大票贺天粉关注。还有跟贺天时不时的互动,吸引了腐女和cp粉。

小红毛自称是贺天的黑子,但是他却是公认的贺天头号粉丝。

粉到深处自然黑嘛。

场景:
半夜三点半,红毛挣扎着从刚睡下的贺天怀里爬出来,摸出手机。贺天一伸手又给带怀里去了,红毛找了个好姿势窝着,打开微博:贺天我日你大爷!

吸血鬼paro

我卡肉了,肉文卡肉。
写文本来就是生手,文档打开半天了才写了一丢丢,来个段子调节一下。

贺天吸完血说:我吃饱了,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喂饱你了。他说的意味深长。
红毛:那你他妈的还不快点儿!

贺红梗二

贺红二人从河边经过,一转身的功夫红毛不见了。

河神问贺天:你丢的是人妻红毛、炸毛红毛还是小混混红毛?

贺天:都不是,我的红毛是有时候人妻有时候炸毛让我很想欺负的小混混红毛。

河神:……我已经举起了手中的火把!

贺红梗

红毛是立志成为黑帮老大的男人!
但是他现在只是一个有点儿武力却自以为了不起的中二少年。
然后一时眼瘸,惹到了家里混黑道的贺天。被揍。
红毛:大哥,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弟了,有事尽管吩咐!
贺天:我不缺小弟,缺个暖床的,你干不干?
红毛:……干!

第二天
见一:你这是惹到哪路神仙,这脸都给打青了。
贺天:我让我媳妇儿暖床,他不同意,给打的。

贺天教你优雅的吸血方法 【一】

(要优雅的污。)

每周一次的那个日子又到了。

红毛没有刻意记住,不过他一进门就看见贺天靠在沙发上,见他回来就冲他抬抬下巴示意他去洗澡,红毛就算之前不知道现在也知道了。

红毛洗了澡出来,他的腰上还围着浴巾。
贺天示意他过来坐自己旁边,便动手去扯红毛的浴巾。

贺天扯了浴巾,没想到红毛居然还穿了一条内裤,又去扯内裤。红毛双手赶紧捂住了,说:“反正也不碍你的事,可不可以不脱啊?”红毛早被贺天欺负怕了,说这话时声音跟他平时的大嗓门不一样,又细又软,表情又是一脸哀求,十分戳贺天这个抖S的萌点,便放过他了。可是心里却盘算着别的主意。

贺天把红毛推倒在沙发上,让红毛一条腿放在自己腿上,另一条腿在贺天的背后。

贺天不急着干正事,反而开始摸红毛的腿,从脚趾过来一路往上摸,他摸得很细致所以很慢。红毛被他摸得不得劲儿,搞得有点儿火了,这什么时候才能搞到大腿啊:“卧槽,你敢不敢快点儿!赶紧弄,弄完我还要做饭呢!”

红毛骂他倒是有点儿效果,贺天直接冲红毛大腿来了。贺天凑到红毛大腿嗅了嗅:“还洗的挺香。”红毛咬牙忍耐着。贺天就喜欢看他气的想打人却又不得不忍受的模样。

贺天用嘴唇摩挲红毛大腿内侧的软肉,又伸出舌头舔一舔,就是不急着咬他,双手还黏在他的身上。

红毛能清楚的感觉到贺天的手,贺天的嘴唇,贺天的舌头,甚至贺天的头发摩擦他内裤包裹下的部位。他不敢看这个黑发的男人。

红毛觉得有一股火从内而外升起,为了忍耐他用力收缩肌肉,用力的都开始战栗了。他让自己开始想一些讨厌的东西,又脏又乱的家,一个胡乱躺着的邋遢男人,医院里难闻的气味,打在自己身上的拳头,打在别人身上的拳头,从猪头一样的脸上留下来的血……

血……

黑发的男人,唇角有血慢慢流下,男人伸手抹了,舌头探出来,舔。

男人很帅气,那动作也很寻常,没有丝毫的勾引气息。可是红毛却觉得莫名的魅惑。

那是红毛第一次见到贺天。当时他转身就跑了,回去就撸了一发。

现在那个男人就趴在自己身上。

忍耐!忍耐!忍耐!

忍你妈了个鸡,再忍就成神龟了!

就算让贺天吸光血死掉也不忍了!

红毛拽住贺天的头发,让他抬头看着自己:“你把老子给舔硬了,你他妈的得给我舔回去!”红毛恶狠狠的说。

红毛硬完贺天硬

红毛硬了的梗,打鸡血写完了,写得不怎么样,各位随便看看吧。

红毛跟见一成了好朋友。
或者说见一单方面把红毛当成了朋友,也许战友这个说法更合适。
都说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强。可是红毛不想跟见一因为那种原因成为朋友。-_-||

展正希伤好回学校的那天,红毛被堵了。
炸贱两人把红毛按在墙上,红毛心说这次完了,要被揍了。
谁知见一这人看起来一片纯良,实际上全不是那么回事,见一一肚子坏水。
见一要捏红毛的蛋。
红毛傻了,之前还想着大不了被揍一顿,大老爷们儿的也不怕这个,又不是头一次被人堵了打,大不了下次打回来!
可是一听要捏蛋,红毛反应不过来了:谁家大老爷们儿报仇是要捏人蛋蛋的?
见一的确不是一般的大老爷们儿,他是对自己好基友的肉 体抱有不良企图的大老爷们儿啊!
这鬼马的主意把红毛吓住了,展正希也被吓住了,但是宝宝没表现出来。
红毛顺着墙滑倒在地,红毛夹着腿,红毛捂着蛋。红毛哀嚎着!
红毛还抱有一丝儿幻想,见一只是在开玩笑,哪个男人会摸别的男人和蛋,不光恶心人,也恶心自己。
要死要死!红毛是真的惊了。
贺天!!!
贺天救我!
咱们之间还有一饭之恩啊!
贺天你丫忘恩负义,不帮我就算了居然也要捏。
一瞬间红毛觉得自己是被恶霸欺侮的良家妇女,可是妹子还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前来解救,自己却只有一个跟恶霸一伙的混蛋!
下次一定要整死贺天,因为贺天的手已经摸上来了。
见一捉了红毛的两只手暂时没有余力干别的,展正希没想到来真的,早傻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家伙欺负可恨的红毛。
贺天掰开红毛的腿,蹲在他的双腿间,红毛想把贺天踢开,可是贺天离他很近,红毛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几乎擦着贺天的腿。红毛要踢他只能把腿抬起来往他肩膀上踹。没等红毛踹在贺天身上,红毛觉得自己的自己的小弟弟被摸了,贺天把他的手覆盖红毛的下面,不是用力捏他的蛋,而是用手大力的揉他。
弱点被“关怀”,红毛瞬间就没力气了,本来要踹在贺天肩膀上的腿软软的擦着贺天的肩膀过去了,连拿下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展正希惊叹于这个姿势,偷偷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。他准备用这张照片威胁红毛。

展正希这边拍了照片,那边三个人根本没感觉。
红毛抵抗。
贺天手里摸着红毛的下面,肩上扛着红毛的腿。
见一把红毛的一只手用腿压着,腾出来一只手,要去摸红毛下面。
可是贺天的手很大,把小红毛包裹的严严实实,见一根本摸不到重点部位。见一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他把目标转移到红毛的腰上。不摸不知道,这红毛看着凶狠,没想到这小腰挺细挺滑挺好摸的啊!展希希的腰摸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滋味?这红毛再好摸展希希也比他好摸一百倍!见一想到展希希这手底下自然就轻许多,倒不像是折腾,倒像是爱抚。
这可苦了红毛,贺天见一没上手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肯定要受皮肉之苦,红毛嚎得跟什么似的。可是这两人又没按常理出牌,一个轻一个缓的,一个揉一个摸的,这叫的渐渐就变了味儿!
小红毛就在贺天的手下,所以贺天第一个发现了红毛的不对。
贺天笑了。
红毛都快哭了。现在虽然不疼,可是比捏爆了蛋还糟糕。红毛力气也有了,居然挣脱了被见一捉住的右手,要推开旁边的人逃跑。贺天却比他快,攥住红毛的手放在红毛的下面。
红毛这次是真哭了,眼泪汪汪的,因为他被两个男人压着欺负居然硬了!!!
红毛挣扎,可是贺天死死的把红毛的手按在那里,红毛挣脱不了。他能感觉到自己活蹦乱跳的,真想放声大哭!
炸贱看贺天这么干,还有红毛那如丧考妣的模样,都把视线往那里移。
红毛穿着校服裤子。黑色的。
捂着也没用,什么都看得见。

展正希刚才拍张那张“好姿势”的照片后就没把手机收起来,反而对着他们咔嚓咔嚓个不停,三人远照,再给红毛那张凄惨的脸来个特写,贺天见一得意笑着的脸特写。这时候他居然条件反射的给红毛捂着的地方来了个特写六连拍。

……
……
…………

见一:“没想到你也是个gay啊!”
……
……
红毛:“我不是,你别胡说八道!滚开!”
见一顺从的站起来,拍拍腿。
可是贺天根本没起来的意思,甚至抓着红毛的手也没有放开。

展正希是一边想着这两个人真可怕,一边旁观的清醒的那个人。他有点儿回过味儿了,虽然他不能清楚的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已经能猜到一二。红毛看见贺天时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,还有贺天的表现,现在一想,刚才不像是欺负人倒像是挑逗。本来是见一要拧红毛的蛋,贺天成了下手的那个人,见一却成了从犯,根本没拧。
展正希越想越不对,见一还在那边说个不停。什么我太懂你啦,什么你也别觉得不好意思挺正常的,什么你是不是还有点M倾向。红毛的脸都黑了。
展正希拉了见一就走,见一顺从的跟着展正希走,嘴里却大声说:“展希希你拉我做什么,我要跟我战友诉说诉说革命友谊!”
展正希心说:你的“战友”只怕不是红毛,是贺天!
的确给展正希猜对了,有意的那人是贺天,人红毛是个直的。
展正希回去把自己的猜测跟见一说了,见一没信。展正希把之前拍的照片给他看了,见一嘴巴上说没信,有了怀疑,越看贺天的表情越觉得不对。
贺天一回来就把他拖到一旁拿着照片盘问,贺天承认的很爽快。
贺天把展正希手机里的照片传给自己,就给删了。
见一还有些怀疑,这才认识几天,而且认识的时候又是那种不友好的方式。
贺天说是一见钟情,红毛打架的样子帅极了!
展正希的脸黑了,“一见钟情”,“打架”,不就是自己被开瓢的那次么?
果然。
贺天拍着展正希的肩膀说:你们还是我的媒人啊!
展正希觉得自己头上的伤口更疼了。
展正希问他之前在走道为什么不帮红毛。
贺天:迟早有一天是我媳妇儿,现在摸摸怎么了?
展正希:这么说这就是你单相思喽,红毛还没答应吧!
贺天:早晚的事儿。
见一又八卦的问贺天自己和展希希走了之后,他跟红毛干了什么?
贺天说:我把红毛拉到厕所里去了。
见一一时之间没明白怎么突然扯到厕所了。
贺天:两个男人硬了,到厕所里会干什么,你家展希希没教过你吗?
展正希的脸更黑了。
见一说:贺天,其实刚才红毛的照片我那儿也有一份,而且红毛那小腰又细又白,挺好摸的啊!
贺天脸也黑了。
见一:你这么欺负展希希,我可不答应,当然要报复回来。

放学的时候,贺天炸贱三人远远的看着红毛一脸煞气的站在校门口。贺天嘴角不住的往上勾。等到了红毛面前又装腔作势:这次怎么不跑了?说着揽着红毛往自己身边带。红毛骂他,他就要揍人。

见一朝展希希撇撇嘴,示意对贺天的不屑。又学着贺天的样子揽着展希希。
见一:你觉得怎么样啊?
展希希:什么怎么样啊!
见一:你说什么怎么样啊!

如果红毛硬了

红毛被贺天那样摸会不会硬?
如果他硬了那就好玩了。
贺天:……
见一:……
展希希:卧槽,三个变态!

见一:没想到你不光是个gay,还是个M。
贺天:见一你最没资格说这话吧!
展希希:今天这事信息量有点儿大,我缓缓。
红毛:劳资真不是啊,你信我啊!
见一:我懂你,乖啊,别怕,我不会跟别人说的。
红毛:……

之后的姿势我都脑补好了
我好污,有木有小伙伴一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