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扎嘿

红毛硬完贺天硬

红毛硬了的梗,打鸡血写完了,写得不怎么样,各位随便看看吧。

红毛跟见一成了好朋友。
或者说见一单方面把红毛当成了朋友,也许战友这个说法更合适。
都说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强。可是红毛不想跟见一因为那种原因成为朋友。-_-||

展正希伤好回学校的那天,红毛被堵了。
炸贱两人把红毛按在墙上,红毛心说这次完了,要被揍了。
谁知见一这人看起来一片纯良,实际上全不是那么回事,见一一肚子坏水。
见一要捏红毛的蛋。
红毛傻了,之前还想着大不了被揍一顿,大老爷们儿的也不怕这个,又不是头一次被人堵了打,大不了下次打回来!
可是一听要捏蛋,红毛反应不过来了:谁家大老爷们儿报仇是要捏人蛋蛋的?
见一的确不是一般的大老爷们儿,他是对自己好基友的肉 体抱有不良企图的大老爷们儿啊!
这鬼马的主意把红毛吓住了,展正希也被吓住了,但是宝宝没表现出来。
红毛顺着墙滑倒在地,红毛夹着腿,红毛捂着蛋。红毛哀嚎着!
红毛还抱有一丝儿幻想,见一只是在开玩笑,哪个男人会摸别的男人和蛋,不光恶心人,也恶心自己。
要死要死!红毛是真的惊了。
贺天!!!
贺天救我!
咱们之间还有一饭之恩啊!
贺天你丫忘恩负义,不帮我就算了居然也要捏。
一瞬间红毛觉得自己是被恶霸欺侮的良家妇女,可是妹子还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前来解救,自己却只有一个跟恶霸一伙的混蛋!
下次一定要整死贺天,因为贺天的手已经摸上来了。
见一捉了红毛的两只手暂时没有余力干别的,展正希没想到来真的,早傻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家伙欺负可恨的红毛。
贺天掰开红毛的腿,蹲在他的双腿间,红毛想把贺天踢开,可是贺天离他很近,红毛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几乎擦着贺天的腿。红毛要踢他只能把腿抬起来往他肩膀上踹。没等红毛踹在贺天身上,红毛觉得自己的自己的小弟弟被摸了,贺天把他的手覆盖红毛的下面,不是用力捏他的蛋,而是用手大力的揉他。
弱点被“关怀”,红毛瞬间就没力气了,本来要踹在贺天肩膀上的腿软软的擦着贺天的肩膀过去了,连拿下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展正希惊叹于这个姿势,偷偷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。他准备用这张照片威胁红毛。

展正希这边拍了照片,那边三个人根本没感觉。
红毛抵抗。
贺天手里摸着红毛的下面,肩上扛着红毛的腿。
见一把红毛的一只手用腿压着,腾出来一只手,要去摸红毛下面。
可是贺天的手很大,把小红毛包裹的严严实实,见一根本摸不到重点部位。见一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他把目标转移到红毛的腰上。不摸不知道,这红毛看着凶狠,没想到这小腰挺细挺滑挺好摸的啊!展希希的腰摸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滋味?这红毛再好摸展希希也比他好摸一百倍!见一想到展希希这手底下自然就轻许多,倒不像是折腾,倒像是爱抚。
这可苦了红毛,贺天见一没上手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肯定要受皮肉之苦,红毛嚎得跟什么似的。可是这两人又没按常理出牌,一个轻一个缓的,一个揉一个摸的,这叫的渐渐就变了味儿!
小红毛就在贺天的手下,所以贺天第一个发现了红毛的不对。
贺天笑了。
红毛都快哭了。现在虽然不疼,可是比捏爆了蛋还糟糕。红毛力气也有了,居然挣脱了被见一捉住的右手,要推开旁边的人逃跑。贺天却比他快,攥住红毛的手放在红毛的下面。
红毛这次是真哭了,眼泪汪汪的,因为他被两个男人压着欺负居然硬了!!!
红毛挣扎,可是贺天死死的把红毛的手按在那里,红毛挣脱不了。他能感觉到自己活蹦乱跳的,真想放声大哭!
炸贱看贺天这么干,还有红毛那如丧考妣的模样,都把视线往那里移。
红毛穿着校服裤子。黑色的。
捂着也没用,什么都看得见。

展正希刚才拍张那张“好姿势”的照片后就没把手机收起来,反而对着他们咔嚓咔嚓个不停,三人远照,再给红毛那张凄惨的脸来个特写,贺天见一得意笑着的脸特写。这时候他居然条件反射的给红毛捂着的地方来了个特写六连拍。

……
……
…………

见一:“没想到你也是个gay啊!”
……
……
红毛:“我不是,你别胡说八道!滚开!”
见一顺从的站起来,拍拍腿。
可是贺天根本没起来的意思,甚至抓着红毛的手也没有放开。

展正希是一边想着这两个人真可怕,一边旁观的清醒的那个人。他有点儿回过味儿了,虽然他不能清楚的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已经能猜到一二。红毛看见贺天时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,还有贺天的表现,现在一想,刚才不像是欺负人倒像是挑逗。本来是见一要拧红毛的蛋,贺天成了下手的那个人,见一却成了从犯,根本没拧。
展正希越想越不对,见一还在那边说个不停。什么我太懂你啦,什么你也别觉得不好意思挺正常的,什么你是不是还有点M倾向。红毛的脸都黑了。
展正希拉了见一就走,见一顺从的跟着展正希走,嘴里却大声说:“展希希你拉我做什么,我要跟我战友诉说诉说革命友谊!”
展正希心说:你的“战友”只怕不是红毛,是贺天!
的确给展正希猜对了,有意的那人是贺天,人红毛是个直的。
展正希回去把自己的猜测跟见一说了,见一没信。展正希把之前拍的照片给他看了,见一嘴巴上说没信,有了怀疑,越看贺天的表情越觉得不对。
贺天一回来就把他拖到一旁拿着照片盘问,贺天承认的很爽快。
贺天把展正希手机里的照片传给自己,就给删了。
见一还有些怀疑,这才认识几天,而且认识的时候又是那种不友好的方式。
贺天说是一见钟情,红毛打架的样子帅极了!
展正希的脸黑了,“一见钟情”,“打架”,不就是自己被开瓢的那次么?
果然。
贺天拍着展正希的肩膀说:你们还是我的媒人啊!
展正希觉得自己头上的伤口更疼了。
展正希问他之前在走道为什么不帮红毛。
贺天:迟早有一天是我媳妇儿,现在摸摸怎么了?
展正希:这么说这就是你单相思喽,红毛还没答应吧!
贺天:早晚的事儿。
见一又八卦的问贺天自己和展希希走了之后,他跟红毛干了什么?
贺天说:我把红毛拉到厕所里去了。
见一一时之间没明白怎么突然扯到厕所了。
贺天:两个男人硬了,到厕所里会干什么,你家展希希没教过你吗?
展正希的脸更黑了。
见一说:贺天,其实刚才红毛的照片我那儿也有一份,而且红毛那小腰又细又白,挺好摸的啊!
贺天脸也黑了。
见一:你这么欺负展希希,我可不答应,当然要报复回来。

放学的时候,贺天炸贱三人远远的看着红毛一脸煞气的站在校门口。贺天嘴角不住的往上勾。等到了红毛面前又装腔作势:这次怎么不跑了?说着揽着红毛往自己身边带。红毛骂他,他就要揍人。

见一朝展希希撇撇嘴,示意对贺天的不屑。又学着贺天的样子揽着展希希。
见一:你觉得怎么样啊?
展希希:什么怎么样啊!
见一:你说什么怎么样啊!

评论(8)

热度(9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