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扎嘿

贺天教你优雅的吸血方法 【一】

(要优雅的污。)

每周一次的那个日子又到了。

红毛没有刻意记住,不过他一进门就看见贺天靠在沙发上,见他回来就冲他抬抬下巴示意他去洗澡,红毛就算之前不知道现在也知道了。

红毛洗了澡出来,他的腰上还围着浴巾。
贺天示意他过来坐自己旁边,便动手去扯红毛的浴巾。

贺天扯了浴巾,没想到红毛居然还穿了一条内裤,又去扯内裤。红毛双手赶紧捂住了,说:“反正也不碍你的事,可不可以不脱啊?”红毛早被贺天欺负怕了,说这话时声音跟他平时的大嗓门不一样,又细又软,表情又是一脸哀求,十分戳贺天这个抖S的萌点,便放过他了。可是心里却盘算着别的主意。

贺天把红毛推倒在沙发上,让红毛一条腿放在自己腿上,另一条腿在贺天的背后。

贺天不急着干正事,反而开始摸红毛的腿,从脚趾过来一路往上摸,他摸得很细致所以很慢。红毛被他摸得不得劲儿,搞得有点儿火了,这什么时候才能搞到大腿啊:“卧槽,你敢不敢快点儿!赶紧弄,弄完我还要做饭呢!”

红毛骂他倒是有点儿效果,贺天直接冲红毛大腿来了。贺天凑到红毛大腿嗅了嗅:“还洗的挺香。”红毛咬牙忍耐着。贺天就喜欢看他气的想打人却又不得不忍受的模样。

贺天用嘴唇摩挲红毛大腿内侧的软肉,又伸出舌头舔一舔,就是不急着咬他,双手还黏在他的身上。

红毛能清楚的感觉到贺天的手,贺天的嘴唇,贺天的舌头,甚至贺天的头发摩擦他内裤包裹下的部位。他不敢看这个黑发的男人。

红毛觉得有一股火从内而外升起,为了忍耐他用力收缩肌肉,用力的都开始战栗了。他让自己开始想一些讨厌的东西,又脏又乱的家,一个胡乱躺着的邋遢男人,医院里难闻的气味,打在自己身上的拳头,打在别人身上的拳头,从猪头一样的脸上留下来的血……

血……

黑发的男人,唇角有血慢慢流下,男人伸手抹了,舌头探出来,舔。

男人很帅气,那动作也很寻常,没有丝毫的勾引气息。可是红毛却觉得莫名的魅惑。

那是红毛第一次见到贺天。当时他转身就跑了,回去就撸了一发。

现在那个男人就趴在自己身上。

忍耐!忍耐!忍耐!

忍你妈了个鸡,再忍就成神龟了!

就算让贺天吸光血死掉也不忍了!

红毛拽住贺天的头发,让他抬头看着自己:“你把老子给舔硬了,你他妈的得给我舔回去!”红毛恶狠狠的说。

评论(10)

热度(58)